<cite id="1n5nl"><span id="1n5nl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1n5nl"></cite><menuitem id="1n5nl"><strike id="1n5nl"></strike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1n5nl"></menuitem>
<cite id="1n5nl"></cite>
<var id="1n5nl"></var>
<var id="1n5nl"></var>
<var id="1n5nl"><strike id="1n5nl"><listing id="1n5nl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1n5nl"><video id="1n5nl"><var id="1n5nl"></var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1n5nl"></var>
<cite id="1n5nl"></cite><var id="1n5nl"></var>
<cite id="1n5nl"></cite>
<var id="1n5nl"><strike id="1n5nl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1n5nl"><video id="1n5nl"><menuitem id="1n5n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1n5nl"><strike id="1n5nl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1n5nl"><video id="1n5nl"></video></var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肥鄉新媒體 2019-11-11 450 10

《我背負全球未來四年的秘密》—完整版—(全文免費閱讀)

▲【熱門力薦】【經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貼網盤+限時免費+番外】

  《我背負全球未來四年的秘密》全文免費在線閱讀【完結+番外】「百度云+無刪減」。

  《我背負全球未來四年的秘密》

  第1章 免費

  第2章 免費

  第3章 免費

  ......

  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1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
  搜索微信公~眾~號【蘇蘇讀吧】

  關注后回復 書號:【43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  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們再這樣我就報了!”

看見一群混混圍擁來,夏靈珊馬就拿出手機要報了,順手將楚河擋在了身后,顫抖道:

“這里四周圍都是攝像頭,可拍得清清楚楚的!

但那臉是油的老大根本不在乎,他手里還拿著啤酒瓶搖搖晃晃地走過來。

“臭娘們,你還嚇唬我們?這小子可以包養你,就不能陪我們嗎?”

“這種貨就是裝個樣子,一看就知道臉和都是整的!兩千塊一晚隨便玩!

另外一個光頭笑嘿嘿地說道,目光就沒有從夏靈珊身移開過。

“哈哈哈,小妞!這片地方哪來的攝像頭?不過,你想被拍的話,我可以一邊辦事,一邊叫兄弟們拍下來的嘛!嘿嘿!”

夏靈珊聞言心頭一沉,大晚了這群酒鬼混混,這可怎么辦?

她身后可是明天要高考的學生啊,要是出了什么事,那絕對是要耽誤的楚河一輩子的前程。

怎么辦?難道就沒有人來救救他們嗎?

“靈珊姐!”

突然,被擋身后的楚河沉聲開口了,他一只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香肩,又說道:

“記住,這種時候,就讓男人頂著!你乖乖的站到身后去!”

楚河臉的笑容逐漸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卻是堅毅和冷酷,雙眸更是透出了一道殘忍。

“小子,你他媽的還想英雄救美?找死是嗎?”帶頭老大怒聲道。

“呵,盧大頭,是誰給你膽子在這里的攔路打劫的?是瘋子六,還是洗車行的張總?嗯?”楚河聲音冰寒,幾步踏前。

“你,你是誰?怎么會認識我老大和老板?”

帶頭老大臉一變,楚河竟然一口就說出他的底細,這絕對是道的人!

“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!”

楚河幾步走到盧大頭面前,反手一個耳光就扇了過去。

啪——

盧大頭整個人一個踉蹌,半張臉都腫了一塊,那些小弟看見自己老大被抽耳光,當即怒罵出聲,就要出手群毆。

“住手!”

盧大頭捂住臉大喝一聲,他還真想不到楚河膽敢這樣扇他,他捂住臉,怒聲道:

“朋友,你究竟什么來頭?你不說,可不要怪兄弟不客氣!”

楚河慢慢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,當著眾人的面輸入了一個號碼,打開了免提,沒有幾下就接通了。

“喂?誰找我?”里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,正是洗車行的張總。

“賣魚張,你他媽的好大的狗膽!你的人都敢搶劫我了,這個月底在水慶那個聚會,老子給陸曉忌的面子才讓你參加。你他媽的給臉不要臉?”楚河劈頭蓋臉就開罵。

電話那頭的張總先是愣住了幾秒,能夠知道他的號碼,敢喊他賣魚張的,知道水慶聚會,并且知道陸曉忌的分量,絕對是這次聚會的風云人物!

他真的一個也得罪不起!

“兄弟,兄弟!絕對是誤會!我怎么敢搶劫您?”

“少給老子廢話,這里有個叫盧大頭的,是不是你的人?老子和女朋友出來逛逛,還要搶錢搶女人,這筆賬你給我記著——”

“盧大頭?是我的人……但他,這個畜生!”張總馬就要暴怒了。

盧大頭聽到了這話,當即就慌了,帶著哭腔哀求道:

“張總,我錯了!我馬認錯,我根本不知道這位兄弟是您的朋友!”

“你個畜生,混賬東西,搶了什么東西?馬還回去,要是這位兄弟受了半點委屈,老子將你投江喂魚!”電話里傳出了張總咆哮般的聲音。

楚河一句話也不想說,一下就將電話掛斷了,接著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扇了過去。

啪——

這一巴掌,打得盧大頭一點脾氣也沒有。

盧大頭當即就跪了下去,叩頭說道:

“兄弟,你大人大量,我們都是喝大了,我們錯了!錯了!”

其他那些混混那個還敢說話,也是跪倒了一片。

他們跟著的老大就是瘋子六,但他們更加知道瘋子六還得乖乖聽張總的,眼前的楚河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惹的人!

楚河看了一眼剛剛出言不遜的那個光頭,他一手就抓過了地的啤酒瓶,對著光頭的腦袋就是砸了下去。

呯玲——

“啊——。!”

光頭痛得翻滾在地,捂住腦袋慘叫出聲,但旁邊的混混根本不敢去扶他。

這一下,倒是把身后的夏靈珊給嚇了一跳,也是叫了一聲,但她又馬捂住了巴。

楚河看見她嚇得花容失的,也不好繼續使出什么腥手段來。

“都給我滾——”

盧大頭等人那里還敢說半句,一個個連滾帶爬的就離開了。

“靈珊姐,你沒事吧?我先送你回學校吧!”

一直到了校門口,夏靈珊這才恢復正常。

“楚河,你怎么會跟那些社會混混認識的?”

“說來話長!高考完再跟你說吧!”

實際,現在的楚河和張總、陸曉忌什么的根本就不認識,只不過他曾經當過很多年混混,不僅僅是長寧市,就連旁邊的魔都他也一清二楚。

至于那些電話號碼就更簡單了,他當間諜的那些年花費了無數精力專門去修“心讀”和“記憶殿堂”,記錄號碼太過簡單了。

當楚河回到家里的時候,也快十一點了。

他現在有了第一桶金,必須趁機崛起,掌控真正權力。

否則,以后還是需要像今晚一樣,借著別人的名頭來狐假虎威。

“要賺快錢,那就炒股吧!”

雖然說股票漂浮不定,但楚河可是清楚這四年期間那一支股票會大漲。

甚至他根本不用去多看,他都記得什么時候漲,什么時候應該出手拋售。

“我不可能一直看著,做個簡單的程序AI助手吧!”

楚河精通各個領域,曾經讀哈坲計算機系的時候就做出過驚人的黑客程序,現在做一個AI程序幫助炒股,那是再簡單不過了。

只不過,他一只手可是受傷了,并沒有什么簡直如飛的畫面出現。

好不容易,前期工作全部做好,就等著明天9:30分開盤了。

到時候,就看他如何大四方的!

準備的同時,他順手將未來四年里就會興起的產業直接搶先注商標了。

一直熬到了凌晨三點多,他已經困得不行了。

他看了一眼手的傷,不由得想起了曾經在北境執行任務時候的本領。

那時候的他可是為譽為:華夏利刃!

“從明天起,得好好鍛煉身體才行!還要按照七團里面的方法,要不然這個身體還不行!”

  搜索微信公~眾~號【蘇蘇讀吧】

  關注后回復 書號:【43】即可閱讀全文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肥鄉新媒體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肥鄉新媒體 X1.0

微信掃描

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